rss
    0

    由卢卡申科任联盟国务委员会主席和米舒斯京担任部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俄白联盟直到去年才姗姗来迟地抱团取暖

    2024.01.11 | admin | 42次围观

      俄罗斯一拳没打开,招致百拳来。美欧步步紧逼,北约顺势东扩到了圣彼得堡前沿地带。只能先解决眼前的安全问题,俄白联盟先从安全领域抱团取暖吧!

      

      此前有人还指望土耳其能阻止北欧国家加入北约,结果发现终归是一厢情愿——埃尔多安岂会放过这利益勾兑的机会?

      目前美军基地已距离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越来越近。连俄罗斯国立农业大学,库里亚诺沃区和麋鹿岛公园都紧急部署了S-400远程防空导弹。

      而东斯拉夫岳鹏举斯特列科夫说得更直白:根据情报部门得到消息美国和西方要给乌克兰更新的无人机技术甚至导弹技术。很可能乌军要对俄罗斯大城市发动袭击只是现在俄罗斯情报部门还不敢向大众公开信息。

      而继卡德罗夫后,俄罗斯新网红普里戈津也是话糙理不糙:瓦格纳在巴赫穆特遇到的是一支纪律严明打仗聪明的部队。他们的指挥官是西尔斯基,在俄罗斯接受军事教育,了解俄罗斯的体系和作战方式。不要小看你的敌人。当两个拳击手上擂台如果其中一个拳击手只是秀出和吹噓他的dick大小,那他肯定会被打的满地找牙。

      这时候,俄罗斯人想起了叶利钦当年留下的一份政治遗产——俄白联盟——说遗产也不准确,毕竟合作环节的另一方卢卡申科还在任呢!

      俄白联盟这些年可谓是"起个大早赶个晚集",说好要打造一体化的邦联——一个微缩版的主权共和国联盟(戈尔巴乔夫当年打算签署却没签成的新联盟草案),但是多年来一直进展缓慢——联盟旗帜只是一个草案,一首名为“主权国家联盟”的歌(俄语:Державный союз народов Derzhavny soyuz narodov, 白俄罗斯语:Дзяржаўны саюз народаў Dzyarzhauny sayuz narodau) 被提议作为联盟的非官方国歌,却也一直未付诸表决。

      由卢卡申科任联盟国务委员会主席和米舒斯京担任部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俄白联盟直到去年才姗姗来迟地抱团取暖。

      无论是俄罗斯还是白罗斯,与咱们关系都不错,经济上可以通过合作来解决眼下的困难,但是安全问题,就只能仰仗大俄手里的煤气罐了!而白罗斯突出部则是眼下他们能给北约带来压力最前沿的地区了!

      俄军承认,在元旦新年之夜遭遇海马斯袭击,导致重大伤亡。俄军的一个步兵营几乎被海马斯火箭炮摧毁,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昨晚承认,俄军在顿涅茨克马卡耶夫卡的临时兵营遭到海马斯火箭炮袭击,造成了63名俄军士兵死亡。俄方没有披露受伤俄军的数字,推测也有上百人。这很可能是俄乌战争以来,在单次事件中,俄军最大一次集体伤亡。63名俄军士兵丧生,如此之大的伤亡,是瞒不住的,必须马上就公布。此事也在俄罗斯国内引发了公众的高度关注和严厉批评。在2023年1月1日零点,俄军驻扎在马卡耶夫卡第19职业技术学校的部队遭到乌军“海马斯”火箭炮的打击。当时这座兵营里人员密集,驻有一个营级单位,有数百名士兵,因此遭受了巨大的伤亡。俄方称,乌军使用了“海马斯”远程火箭炮发射的精确制导火箭弹,一共发射了6发制导火箭弹,俄军拦截击落了其中两发。袭击发生在元旦夜,乌军情报部门得知了俄军在顿涅茨克州马卡耶夫卡市的第19职业技术学校的动员兵营地的详细情况。这座学校是一个很庞大的,一栋四层大楼,建筑面积大约1万平方米,驻扎着几百名俄军。乌军似乎是有精确情报,选择了元旦夜新年零点发动打击,向这个以学校改建的兵营发射了大约6枚制导火箭弹,兵营里的俄军动员兵正在进行庆祝新年的狂欢和宴会,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电视里正播放普京总统的新年致辞,海马斯的火箭弹就来了,将兵营夷为平地。这是个巨大伤亡的悲剧,是俄乌战争爆发以来,俄军最大的一次集体伤亡。在俄罗斯国内引发严厉了批评,尤其是战地记者和军事专家的严厉批评。很多俄方的社交媒体认为死亡人数要比官方报道的63人多得多。 “比官方声明的 63 人多得多的人被炸死,他们在从废墟下被拉出来。我们正在清理他们靴子上的脑浆,”一位幸存者说。“有很多人被撕成碎片,尸体几乎一无所有,需要通过 DNA 进行鉴定。”有多家俄罗斯媒体分析了此次袭击导致巨大的教训,这些动员军人被“海马斯”火箭弹炸死,许多军事专家评价他们的指挥官在犯罪和渎职。一是疏忽大意,马卡耶夫卡距离前线很近,此前曾多次被乌军的远程火力袭击,俄军指挥官在学校部署动员士兵的决定,显然没有考虑到被火力急袭的后果。马卡耶夫卡被海马斯炸过好几次了,俄军似乎都没当回事。二是防御不利。这个职业技术学校没有掩体等安全设施,并不适合驻扎军队。而且很容易成为敌人的打击目标。此外,顿涅茨克前国防部长斯特列科夫还指责俄军将动员兵的兵营与弹药库安排在一起,而且没有任何伪装和安全措施,乌军的火箭弹引发了弹药库的殉爆,导致更多俄军士兵的死亡。三是违规聚集。俄媒体认为在如此靠近前线的地方举行数百人的聚集活动,显然是欠考虑的。此前就有顿巴斯大佬罗戈津吃生日宴会遭遇海马斯火箭弹的精确打击的教训。俄军在新年元旦夜组织庆祝活动,更应该考虑到安全因素。四是乱打手机。遭遇袭击也跟这些士兵在新年期间集中打电话有关系,过于集中的手机电话联络暴露了聚集的地点,很可能被乌军侦察到。这次巨大伤亡的炮击,可能是俄乌战争以来俄军遭受的最大一次炮火集体伤亡,超过了8月份乌军远程火箭炮集火打击赫尔松机场的死伤人数。这次重大伤亡,暴露出俄军的指挥无能,组织不力,防御漏洞,纪律涣散。

      斯特列科夫,或称吉尔金,是俄罗斯最有才华和最具远见卓识的军事天才之一。他此刻应该出现在硝烟弥漫的乌克兰战场,而不是独坐地铁里无所事事地发呆。

      俄军这次攻打乌克兰可说是损兵折将有点差强人意,到3月20日,已有6至7位少将军官阵亡,而且海陆空三军都有少将级将官阵亡,真令人匪意所思。

      读了一篇关于俄军打仗的文章,说俄打仗,先都是打的烂仗和败仗,一直拖到最后阶段才能反败为胜,并列举举保卫红场等几场战役,都是如此。

      看来普京也嫡传了俄军这一“光荣传统"。

      就是要先“败",慢慢耗,拖死对方,以达到最后胜利,才显得战斗民族的顽强。

      普京:看谁能笑到最后。

      “去纳粹化”含义: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的主要地区——顿巴斯

      顿巴斯煤炭资源丰富;乌克兰丢失顿巴斯地区,相当于失去了四分之三的工业区,乌军不能放弃顿巴斯。顿巴斯地区民众反对纳粹,并亲俄罗斯;俄军主力强大,乌军任由俄军围攻顿巴斯可能等待西方军事援助。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的主要地区——顿巴斯

      以自然资源“起家”的国家,或地区,通常与自由资本有着“天然”的抵触:自由资本极力控制自然资源;自然资源所有者考虑到自然资源衰竭后诸多情形可能会提出反对意见。例如,中东国家与美国的关系。乌克兰通过修改宪法,国家政策以加入欧盟为目标,甚至将加入北约写入宪法。顿巴斯地区煤炭资源丰富,决定着其工业基础以煤炭资源为结构;顿巴斯地区民众亲俄罗斯。顿巴斯地区无论是经济实体,还是普通民众不可能接受修改后乌克兰宪法。

      顿巴斯的工业区是乌克兰所有工业区的四分之三,顿巴斯的“闹独立”;欧盟又怎能接纳“火药桶”?法国等国家认为乌克兰加入欧盟没有捷径,乌克兰加入欧盟需要几年十时间也是基于顿巴斯地区的判断,但乌克兰现政府在美国、英国等的“拱火”下可能根本不能理智判断。

      多数专家对诸如核心利益、“纳粹”等概念可能根本不理解;随着俄罗斯特别军事行动没有他们预料的结果,他们的解说,或者见解也不断变化。很多人便对俄乌冲突,以及西方释放的“烟幕弹”产生了疑惑,例如,为什么乌军不放弃顿巴斯,任由俄军主力集群围攻等。

      疑惑之一,西方“没收”海外资产用于乌克兰战争,或者重建,涉及俄罗斯核心利益?国家财产享有豁免权,没收主权国家财产涉及核心利益;俄罗斯作为核大国,西方真的敢没收吗?美财长耶伦称没收俄罗斯官方资产不合法,难道不代表美国态度,中国专家甚至不能从国际法上解读。美财长耶伦表态“不合法”代表美国态度中国专家不能从国际法上解读又涉及国内法——《著作权法》。多数中国法律人认为翻译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国际条约、规则等的汉语译文均需要付费阅读,他人引用汉语译文可能侵权,例如,《国际贸易术语解释通则®2020》,中国人将版本理解为版权,国家编写司法考试辅导用书也不能原文引用。原文不受版权保护,译者又怎能是作者?国家培养国际法律人才还需要正确认识版权。

      疑惑之二,“纳粹”一词专家不了解,公众也很疑惑。纳粹的含义之一为:多数人利用法制对少数人施行“暴政”,例如,1935年9月,德国颁布的《纽伦堡法》——反犹太人法。乌克兰将加入北约写入宪法,没有考虑到顿巴斯地区的利益;乌克兰政府要求顿巴斯地区遵守宪法,顿巴斯地区不闹独立反而“奇怪”了。顿巴斯地区闹独立,意味着涉及国家生存等的重大决策需要协商,而不是强行表决;“去纳粹化”含义是,反对多数人通过法制的形式对少数人压迫,例如,美国的各种歧视法案等。乌军不能放弃顿巴斯——乌克兰国家不能失去主要工业基地;俄军主力围攻顿巴斯——“去纳粹化”。政治解决(协商)俄乌冲突应当是唯一的途径。政治解决俄乌冲突应当是唯一的途径

    由卢卡申科任联盟国务委员会主席和米舒斯京担任部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俄白联盟直到去年才姗姗来迟地抱团取暖
    由卢卡申科任联盟国务委员会主席和米舒斯京担任部长联席会议主席的俄白联盟直到去年才姗姗来迟地抱团取暖
    发表评论
    标签列表